“招黑女王”吴昕解约湖南卫视:我只想给自己

2019-05-16 10:58:52 175

“招黑女王”吴昕解约湖南卫视:我只想给自己

在10月14日播出的《快乐大本营》中,主持人吴昕和演员张若昀合唱了一首《追光者》。一向以“唱歌黑洞”著称的吴昕,这次不但没有跑调、破音,还把这首慢歌唱出独特的味道,以至于不少网友“单曲循环好多遍”。

唱这首歌时,吴昕已经与湖南卫视解约,成为自由人。这意味着,她可以放开束缚,在主持《快乐大本营》之外,拥有更多发展空间。

这一年,她与李维嘉搭档主持了《爱in思谈》,和潘玮柏在《我们相爱吧》组成“无尾熊cp”,剪了短发,穿衣风格更大胆,去时装周看秀,拍时尚大片。

离开的决定或许在年初就埋下了。2017年湖南卫视跨年晚会前,吴昕和SNH48的鞠婧祎精心准备了节目,没日没夜地排练。结果,节目在演出当晚被临时砍掉。那天,吴昕在台上绷起了脸,她笑不出来。“这么多年也没学会伪装。”跨年夜,她开始反省,是不是要做些什么,在更多的人面前证明自己。

“招黑女王”吴昕解约湖南卫视:我只想给自己

没来由的网络暴力一度给她带来伤害。这个自带招黑体质的女孩,先后和李晨、韩庚、李易峰等男星因工作关系传出绯闻,经常被网友送上热搜,男艺人的粉丝一边倒地骂她。

她开始刻意和男艺人保持距离。明星恋爱节目《我们相爱吧》前几期,她和潘玮柏这对“恋人”始终保持尴尬,死活放不开。潘玮柏安慰她,“你可能习惯跟大家都很融洽,但要进去那个墙,不是每个人都能进去的。”

“招黑女王”吴昕解约湖南卫视:我只想给自己

“招黑女王”吴昕解约湖南卫视:我只想给自己

吴昕和潘玮柏参加《我们相爱吧》

这句话戳中吴昕的泪点,她怕连累别人。

不出所料,“无尾熊cp”成为热门话题。但这次,吴昕不再解释。她说,是网友把她想得过于强大了,如果一起录个节目就能谈恋爱,她34岁了,早就嫁出去了。

2017年是吴昕加入《快乐大本营》的第11年。正是在这个舞台上,她从无人知晓的路人甲,成长为拥有2749万微博粉丝的当红主持人;也是在这个舞台上,她经受着外界不时袭来的恶意嘲讽,为从天而降的名利支付着并不轻松的代价。

把她推上名利场的,是2006年湖南卫视的《闪亮新主播》。这是一档为《快乐大本营》寻找新主持人的选秀节目,赛制类似“超女”。总决赛上,吴昕表演了新疆舞《快乐女郎》,有网友称,这个穿着黄色舞衣的女孩眉目灵动,舞姿曼妙,“比现在自信多了”。

吴昕获得亚军,懵懵懂懂地敲开《快乐大本营》的大门,成为“快乐家族”的一员——5个主持人里站在最右边的那个,整期节目也插不上几句话的“花瓶”。

“招黑女王”吴昕解约湖南卫视:我只想给自己

吴昕(左一)在《快乐大本营》中

在外人看来,她被幸运女神眷顾,从此星途坦荡;但对她来说,这是挥手作别辉煌的过去,不断反省和自我否定的开始。

毕业于大连外国语学院法语专业的吴昕,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她成绩优秀,能歌善舞,在从15万人中脱颖而出成为“新主播”前,就已经在大连电视台做过主持人。

一切都那么顺风顺水。

加入湖南卫视后,她的人生突然起了波澜。在《快乐大本营》15周年特别节目上,吴昕坦诚地说出肺腑之言:“来大本营7年,是过得最纠结的7年。从小到大,学习也不错,所有人都说你很好、你很棒,来到这发现,自己是最差的。”

“招黑女王”吴昕解约湖南卫视:我只想给自己

很多人说,吴昕在快本“存在感弱”,只是“背景板”。而更多的人嫌弃她装扮土,傻白甜。曾经在知乎上有人问:快乐大本营里面吴昕的存在有什么意义?点赞最高的答案是:没有意义。

还有人说:吴昕在快本,给我的意义,是如何对待一份你不喜欢,但离不开的工作。

从个性上讲,吴昕不喜欢社交,根本不适合当主持人,“出去两个小时就开始精神涣散,觉得困。”她自称“搁哪儿躺哪儿”,常常控制不住打盹儿。潘玮柏也说,第一次见到像吴昕这么宅的女生,“很多快递在家都没有拆开,什么都在网上解决”。

生活中的懒散也注定她在情感上“很被动”。

蔡康永曾在《男子甜点俱乐部》上问吴昕:如果人生是一部电视剧,你想做女几号?她傻笑着说:我可能是群演。

“小时候想象过自己是女一吗?”

“从来没有,跟大家一起走,我从来是走在最后面。到现在我都有点不适应。我好像从来都没有特别沉浸在这个工作里。”

入行十几年,吴昕给人的印象也总是陪衬的绿叶和反应慢半拍的傻妞儿,几乎从未在节目中挑过大梁,也难以被人重视。

2017年,她开始做更多尝试,踏足陌生领域。人们发现,这个印象中的小土妞,其实有着一张可塑性很强的“混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