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耀文三大名徒首谈侯门官司 希望侯家和解

2019-06-12 06:38:04 148

侯耀文三大名徒首谈侯门官司 希望侯家和解

 
 
刘际 铁路文工团说唱团团长
 

侯耀文三大名徒首谈侯门官司 希望侯家和解

 
 
陈寒柏 著名相声演员
 

侯耀文三大名徒首谈侯门官司 希望侯家和解

 
 
奇志 铁路文工团说唱团书记
 


  著名相声演员侯耀文离开我们,已经整整3年了。

  6月25日晚,侯耀文生前所在单位中国铁路文工团为他特意举办了一场大型纪念演出。姜昆、师胜杰等众多好友前来捧场,徒弟们也表演了拿手绝活。

  然而在热闹的演出背后,徒弟们难掩内心悲痛——师父至今仍未下葬。

  侯耀文的三大名徒刘际、奇志、陈寒柏在后台分别接受记者专访,追忆起师父时伤心不已,并不约而同地表达了这样的强烈心愿:不管官司如何,都应先让师父侯耀文入土为安!

  焦点一

  借款20万

  欲抵押欧元向徒弟借10万急用

  FW:侯耀文生前曾向您借过10万元,直到去世后家人才还给您,是吗?

  刘际:是。2003年师父买玫瑰园别墅时,拿着9000欧元找我,说给我做抵押让我借他十万元现金急用。

  我当时觉得拿着欧元没地儿花,也怕丢了,就没收。第二天我就从银行取出10万元给了师父。

  FW:给您写借条了吗?

  刘际:没有,他是我恩师嘛。后来他说等我买房时把钱还我,但后来我买房时他没提还钱的事儿,他又说等我家装修时把钱还给我。

  可我师父在世的时候,这处房子我一直没装修,因为我要是一装修,他就要还我钱。我知道师父当时很缺钱,还钱的事儿就搁置下来,没想到师父就突然离去了(开始哽咽起来)。

  FW:这笔钱侯耀文的家人是怎么还给您的?

  刘际:二爷(指侯耀华)操办后事时听说了这事,说侯家有个规矩——不能让故去的人带着债走。当时大家还开了会,决定把这笔欠款还给我,是牛成志(侯耀文生前的“管家”)把钱打到我账户上的。

  “买别墅时师父根本没什么钱”

  据了解,借钱给侯耀文的还有他的另一名徒弟奇志。“当时师父打电话让我寄10万元给他,我就从湖南一家农行把钱汇到他账户上。”奇志说,“师父当时资金太紧张了,手上根本没什么钱,在银行还有贷款,所以跟徒弟们借的钱就先缓着,这笔钱没有写欠条。”“师父去世后,二爷把钱还给我了。大家都知道师父那时候还欠着银行的贷款。”奇志说。

  焦点二

  遗产数量

  “冬天他都不舍得开暖风”

  FW:侯耀文去世后,后事由三个徒弟来负责,您负责照看玫瑰园的物品。

  陈寒柏:是,二爷跟我说,没有他的同意家里的一根草都不准丢。

  FW:对于侯耀文遗产的数量,您怎么看?

  陈寒柏:(用右手背猛拍了一下左手掌)我在师父身边这么多年,对他太了解了。当徒弟的可能不应该这样说,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师父第二次离婚时,几乎是“净身出户”。

  FW:听说侯耀文先生当时舍不得开别墅里的电梯,是吗?

  陈寒柏:确实是这样,他怕电费太多。师父当时很惨,他那个时候没有钱,要不然他怎么能找徒弟借钱呢!你可能都不知道,冬天他都不舍得开空调暖风。

  他买了别墅后,家里连家具都没有,后来让一个徒弟从外地给他拉了一些家具去。

  “名牌手表基本上都是假的”

  FW:这次遗产清点出来几十块手表,买这些表也得花不少钱?

  陈寒柏:师父是个很要强的人。我可以透露一点,他手上戴的欧米茄那是块好表,另外还有一两块表不错,剩下的基本上都是假表,我太清楚了。有一次师父从上海买了块表,坐火车还没到北京就停了。

  我在2003年得了相声大赛一等奖,师父给了我一块劳力士表,说这表很贵,铂金镶钻的,其实也是一块假表,现在都不走了。

  师父还曾经到处向人“显摆”一块非常好的翡翠,但这块翡翠其实是他借来玩的。

  师父有奥迪A8不假,但是3.0的(配置较低)。(在接连披露了侯耀文生前细节后,陈寒柏举起了右手做发誓状)这都是我亲眼看到的,我愿意负法律责任。

  FW:侯耀文去世的前几年一直很孤独,是吗?